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广平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诗之意境与风格  

2013-05-02 14:31:06|  分类: 国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夕落山岚《诗之意境与风格》

诗之意境与风格

王渊明

 

一、诗词源流
《尚书·尧典》:“诗言志,歌永言,声依永,律合声。八音克谐,无相夺伦……”又《毛诗序》云:“诗者,志之所之也,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,情动于中而形于言,言之不足,故嗟叹之,嗟叹之不足,故永歌之,永歌之不足,不知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也。”春秋以降,《诗经》而后继以楚辞,皆习诗之要津也。及于百世,皆以无穷之生命力,承传发展。
一般诗词有婉约与豪放之分,婉约诗词多为写景、言情、述志、奋勉、感事抒怀之作,以含蓄委婉见长。《瀑泉遗韵三百首》载:“清嘉庆·福建闽县举人吴观乐在任咸丰知县时《初至瀑泉官署示幕中诸友》诗云:‘小试牛刀莫染尘。漫言山县俗犹淳。请君剖看青梅子,中有天心一点仁’。”励己励人。诲意深矣。又如乐君正和《相见欢·望云》:“孤云一片微茫,恨天长。漠漠飘零无定、倚斜阳。 小园翠,风吹泪,湿罗裳。不是凭栏看雨,也凄凉。”其婉约之音,响入孤云斜阳;凄切之情,交融于景,感触至深。余于丁亥暮春《与许锋黄正华二君登青龙山有感》诗云:“天涯无处请长缨,辜负男儿剑气横。逝水落花春去也,空吟寂寞万山青”。深感青春流逝,寂寞人生,表达出无可奈何之情。吾亦自谓发于婉约可也。
豪放诗词则以气魄宏大,洒落无羁见长。如乐学注公《登咸丰西郊白虎山》诗:“雄峰跃上豁心眸,壮阔千山万木秋。远岫迷茫情脉脉,高天爽朗日悠悠。无穷世事随云散,不尽诗思任酒浮。莽莽乾坤今古变,风骚百代有新讴”。其诗意豪放雄浑,并以旷达襟怀,结出中华传统诗词之无限生命力,使人读之,涵咏无穷,启迪至深。

二、诗词品位之高下
徐晋如先生于《缀石轩诗话》有云:“一流诗人书写生命,二流诗人藻雪性情,三流诗人只是构想、藻饰功夫”。故诗忌平淡无奇,无托情寄趣之意境,只在文字上进行藻饰而已。另有豪言壮语类,如黄巢《咏菊》:“飒飒西风满院栽,蕊寒香冷蝶难来。他年我若为青帝,报与桃花一处开”。这种诗,细审之,不过得意一时,鼓呼而已。具性灵,超尘俗,脱凡嚣,升华生命,其意境深远,富含哲理之诗,才真算一流。如陶潜: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此中有真意,欲辩已忘言”。诗人已将精神与自然融为一体,其意境淡远高迈,非浅俗可及。唐王摩诘《送别》诗:“下马饮君酒,问君何所之。君言不得意,归卧南山陲。但去莫复问,白云无尽时”。语言朴实,其“白云无尽时”饱含浓情,天趣自然,嚼味无穷。韦应物《东郊》诗:“吏舍跼终年,出郊旷清曙。杨柳散和风,清山淡吾虑。依丛适自憩,缘涧还复去。微雨霭芳园,春鸠鸣何处。乐幽心屡止,遵事迹犹遽。终罢斯结庐,慕陶自可庶”。诗意终年官舍,觉跼蹐形役,郊游处,深感释然。全诗透露出深怀陶潜“结庐人境”之情。读来不觉夷淡之趣,油然而生。宋朱熹《观书有感》:“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。问渠哪得清如许?为有源头活水来”。看似写景,实则言理,问中答句,托出明心见性,清如活水长流。读罢,心胸随之豁然。宋程颢《偶成》:“闲来无事不从容,睡觉东窗日已红。万物静观皆自得,四时佳兴与人同。道通天地有形外,思入风云变态中。富贵不淫贫贱乐,男儿到此是豪雄”。义理之深,已延伸至宇宙有形之外,并结出人生之最高品德修养。故非达到书写生命之一流境界,诗意绝难深化至如此地步。谢无量《桂湖中秋》:“北廓聊为几日游,又攀丛桂作中秋。小车漫逐轻尘远,异地还同晚角愁。噩梦自生知道浅,狂霖何止为花忧。居人晴雨都成碍,况见连塍稻未收”。“噩梦自生知道浅,狂霖何止为花忧。”庄子有“真人无梦”之说,因其心静如止水,无奢无妄,故无梦。诗意则借以自云道浅,故常引噩梦,实则隐射时事恶劣;又甘霖若狂,则便晴雨都成人间障碍,稻粱无收矣,何止忧惜落花耶!亦暗指时局动荡,人人自危。诗人以中秋北廓之游,沿途所见,以沉重之笔触,带血书写,卷地铺来,含蓄委婉地控诉着时事与倾吐心中之不平,意境深矣!乐学注公《蜀江行》七绝之三:“茫茫人世欲何求,无尽欢欣无尽愁。变幻古今依旧是,一江明月自东流”。是诗人去锦城推销胆红素,途经蜀江时作。诗中第一句设问“茫茫人世欲何求”?承句说明人生总是表现出“无尽欢欣无尽愁”之心境,愁时何愁,喜又何喜?古往今来,俱是如此!名乎?利乎?人生多是逐无穷欲,到头来却何所依归?以“一江明月自东流”之江天长远,感慨作结,发人深思!又如其《鉴心解之三》中第三首云:“人心惟危道心微,趋利名已觉非。自为招魂还旧舍,青山深处白云扉”。起和承之前一二句,引《尚书》“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”以指出人欲险恶,道德之心,微而难弘。转合二句则以招魂自勉,旨在法乎自然。诗意饱含哲理,耐人寻味。于此类诗词,论者往往“冠以厌世,消极”之名,实则非也。另如救国之志,激情澎拜之作,像“亚陆谁堪盛顿志,长江独抚伯牙琴”(烈士温朝钟句)、“恨不飞回千幛里,与君畅蹈夕阳红”(晏纯武先生句)。真挚热情,深切感人。“狂夷敢作荣圈梦,岂许恶魔再顿缨”,于日寇侵华,雠仇之恨,溢于言表。(乐正和先生句)。如此类诗词,是于真挚感情,深切流露。“筌蹄到此都忘尽,象网而今已解同”(乐学注公句)。难忘筌蹄,则成心之形役矣;故陶潜在《归去来辞》中结论出“聊乘化以归尽,乐夫天命复奚疑”!亦与忘尽筌蹄,有异曲同工之妙,绝非消极厌世语。至于人世间索名求利,名利具获,又将何求焉?《四书.大学》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新民,在止于至善……”。已深刻阐明正确人生道路之追求目的。唐·大诗人李白诗有“五岳寻仙不辞远,一生好人名山游”,这是他未有得到如何解脱自身,想求得成仙之消极愿望,不理解“学问之道无他,求其放心而已”之圣贤教诲,以奋发自勉。最后只落得日暮穷途,落魄当涂,消极谢世,了却一生。
三、诗词意境

梁·钟嵘《诗品序》云:“动天地,感鬼神,莫近于诗”。而“感荡心灵,非陈诗何以展其义?非长歌何以骋其情”?唐·白乐天《与元九书》亦云:“感人心者,莫先乎情,莫始乎言,莫切乎声,莫深乎义”。看来感荡人之心灵,莫先乎情,莫深乎义,所谓情意缠绵是也。何谓诗词之意境情怀?严沧浪言:“盛唐诸公,唯在兴趣。羚羊挂角,无迹可求。故其妙处,透彻玲珑,不可凑泊。如空中之音、水中之景、镜中之象,言有尽而意无穷。”成功诗作,品之,或忧、或伤、或怒、或喜,涵咏无穷。觉来文已尽而意犹未尽,而听颂者尤受其感染,滋发向善之心,回肠荡气,情趣意境无穷。故情与意,乃一切文学、艺术之作品不可稍有悖逆者也。
诗境界之境,非单一之景物之景,更有心中之境,即: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。而老诗人乐学注公于诗词《六义讲稿之附篇:学诗与作诗要录》里以古人于诗之要论中,已明确界定出:“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:有有我之境,有无我之境。‘泪眼看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’,‘可堪孤馆闭春寒,杜鹃声里夕阳暮’,有我之境也。‘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’,‘寒波澹澹起,白鸟悠悠下’,无我之境也。有我之境,以我观物,故物皆著我之色彩。无我之境,以物观物,故不知何者为我,何者为物。古人为词,写有我之境者为多,然未始不能写无我之境,此在豪杰之士能自树立耳。”人乃智慧之生物也,有灵有肉,而非草木,何得无情,若受外力因素干扰,尝显见于“喜、怒、哀、乐、忧、思、恐”。此谓之‘七情’。能达‘七情’之境与景物之境,乃意境也,又诗意切融于心灵生命之作,方能臻于极品。
诗词意境之营造
诗词等级高下明朗,为文为诗为词为曲为联,如志攀一流,即使未成,作品亦自不俗。用典愈当,炼句愈精,意愈深,境愈高,可读性愈强。如何营造诗词意境,余以浅识,分述如下:
(一)赞诗
赞诗,多适于应酬。此类作品,若如不留意,易流于词藻华丽,空洞无物。给人虚假之感。鹤峰郭淑静女士《湖北省农科院中药材研究所长岭岗药用植物园》诗:“南北杏林董子兴,施州今景更宜人。薄荷白芷连天绿,厚朴红花透骨馨。信可蓝桥寻玉杵,也教桔井起芳魂。一枝一叶皆经世,情系苍生无限春”。这在赞诗格中写得很出色。作者以长岭岗药用植物园与古人董奉杏林场相媲美,更以玉兔捣药,桔井活人之典,比喻今之药园一枝一叶,尽情系苍生,使人读之,深感人间无限春色,喜庆和熙。其襟阔,其情真,意境高远,是赞诗中之佳作。
(二)山水游历诗
山水诗,以景托情,可纯写感受或心境,易出好诗,如乐君正和诗《踏青》:“晓风拂柳露痕收,自在晴光自在游。清气逸情联雅韵,翠兰幽涧恋芳柔。披将蓬首吟高洁,伴得阳春任去留。不觅桃源津渡处,夷然恬淡乐悠悠”。“晴光”起兴,情系大自然,其格调高雅,自然、洒落,文以绘景,营造理想之“乐园”,引人遐思。
(三)赠答诗词
传递、联络感情之诗词,为赠答诗词。赠诗应具针对性,含祝福、劝勉、思念、追忆等意,答之亦然。明心为主,字字多情。如乐学注公《赠台胞胡于登君》绝句之二:“东风常怨百花残,老去春光四十年。万里海天愁过客,家山如梦梦如烟”。前二句以岁月易得,别己四十余年,春光远去,感念至深!转以万里海天,结出切切乡恋之情,常萦梦寐。寥寥四语使远人读之,离情莫尽矣!
(四)咏物诗
此类诗亦可将物体人格化,富于人情味,则易感人。如余观恩施梭布垭石林《石蛙啸林》:“难为抱柱娓生情,蛙女更怜说到今。一似清江流不断,千年眷恋是郎心”。笔者以娓生抱柱殉情之典,民女为争取自由爱情被化为石蛙之悲情为互衬,以蛙女恋郎心为一篇之主,蛙女善良之形象即自然托出。
(五)述怀诗
高层次之述怀诗,多以事物起兴,以有形喻无形,以小喻大,以实喻虚,心境超然。如乐学注公之古风《采炼农药歌》:“入山采农药,盈得几筐归。太乙引真火,捣以炼精微。沸鼎海涛啸,蒸气逐龙英。野鹤临空远,游鸿嘎长鸣。丰年不煮石,煅灶乏嵇生。感此荒岁月,丹废法无成。腾剑藏秋水,负笈逐风尘。已觉黄粱梦,浮名丧天真。身外复何物,缘外抑何因。一壶春自在,鸿冥自空明。游刃有余地,长歌意纵横”。以炼农药起兴,身拘囹圄,并未消沉,仍奋勉人生,引喻引真火以炼精微。“身外复何物,缘外抑何因”,是诗人已无心名利,梦醒黄粱,觉悟人生,表达出心安理得之趣。故有长歌纵横洒落出尘之概。全诗亦觉人于“富贵不淫贫贱乐。男儿到此是豪雄”之高境矣。
结 语
诗之境界何止以上五种形式,言之既多,意境究竟为何物,难以道清?意境,潜藏于事物之间。意境深远之诗,能引人遐想!古人造境,力求“韵外之致,味外之旨”、“诗与境谐,乃诗家之所尚”。余性鲁钝少文,更非诗才,其所妄言,难能不见责于方家矣。
吾人学科技,造飞船,探宇宙,福人类,是人间正道;至如制核武,灭万类,霸天下,实人间灾难。故为文,写景,抒情,有识志士,挥舞椽笔制论宏篇,应以我中华之传统精神文明为本,以促进世界和平,方言诗之志也,可不务乎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